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Tony老师要开始跨界美牙了?口腔医学会:坚决反对

本站作者  发表于:2021-08-18 12:57:13

谁最有资格给人美牙?近日,以专业技术为主导的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以市场为主导的中国美发美容协会发生争执。

  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成立了美牙专业委员会,希望以此改变行业乱象,通过行业培训,让美牙师成为一个新职业。

  中华口腔医学会对此坚决反对:牙齿美容应由经过相关培训的口腔执业医师在合规的医疗机构开展,任何未取得资质的人员进行所谓的“美牙”操作,都属于非法行医。

  迅速出手

  中华口腔医学会质疑中国美发美容协会

  7月25日,中国美发美容协会美牙专业委员会成立。成立大会上,中国美发美容协会会长唐德高表示,追求健康和美丽已经成为消费大趋势,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是加快美容业的精细化拆分。

  中国美发美容协会的这一动作,被网友解读为“Tony老师要开始跨界美牙了”。

  8月1日,中华口腔医学会针对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一事,发布了《关于坚决抵制口腔医疗美容乱象的声明》:“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是一个从事生活美容人员的社团组织,在生活美容的社团组织中,借‘美牙’之名,成立口腔医疗美容相关组织,没有医疗资质的人员从事口腔医疗美容活动,势必造成口腔美容乱象,危害百姓口腔健康,中华口腔医学会对此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和坚决反对!”

  随后,湖北、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的口腔医学会相继发布声明,声援中华口腔医学会,“坚决抵制口腔医疗美容乱象”。

  中国美发美容协会于1990年成立,是由国家社团登记管理机构依法批准成立的全国性行业组织。中华口腔医学会于1996年成立,是在民政部注册的唯一全国性口腔医学学术团体。

  实际上,这是中华口腔医学会第二次针对国字号组织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表示反对。

  2019年11月25日,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美牙专业委员会宣布成立。

  2020年6月28日,中华口腔医学会发布《关于坚决抵制口腔医疗商业化乱象的声明》:“近年来,国内出现大量打着美容旗号,低门槛甚至无门槛进入到所谓‘口腔美容’‘美牙’行业的人员,严重搅乱了口腔医疗行业的规范发展,给人民群众的口腔健康乃至全身其他系统的健康带来危害。”

  与这则声明一起在中华口腔医学会官方网站上发布的还有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中央网信办秘书局、教育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商务部办公厅、海关总署办公厅、市场监督总局办公厅、国家药监局综合司一起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的红头文件。

  2020年7月31日,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发布《关于撤销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业商会美牙专业委员会的声明》:“美牙专业委员会未经报备核准,违规推广医疗属性的美牙职业技能培训,造成严重后果及恶劣影响,遵照全国工商联关于专委会整改要求,经商会秘书处研究并上报会长办公室批准决定:撤销美牙专业委员会并停止一切相关工作,前期已颁发的培训证书限期全部收回。”

  与“对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相比,中华口腔医学会这一次质疑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显得更为迅速。

  中国美发美容协会宣布正式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之后,就遭到中华口腔医学会的激烈反对,这让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有些委屈。谈及成立美牙专委会的初衷,唐德高坦言:我们也是想改变目前美牙市场的乱象。

  “美牙依存美容业已经存在多年是不争的事实。”唐德高强调,即使不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美牙市场依然存在,还会继续发展。

  记者探访

  已有美发室在开展美牙业务

  8月13日,长江日报记者在位于武昌徐东附近的一家美发工作室看到,一位厦门来的美牙师正在给一位顾客美化牙齿。顾客躺在一张美容床上,美牙师的操作与牙科医生补牙时的操作相似。

  这家美发工作室的负责人张平涉足美发行业多年,今年开始涉足美牙行业。

  几个月前,张平和妻子在一场美容博览会上了解到美牙行业,“老百姓从头到脚都美了,唯独牙齿,还没有开始美容”。这让张平意识到,美牙的兴起,就像多年前的美发和美甲,是未来市场的一片蓝海。

  中国美容业市场近年来增长较快。智研咨询发布的《2018—2024年中国美甲产业竞争格局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最近5年,新开的美容店数量占到了总店数量的78%,作为美容行业的新星,美甲店的数量每年更以20%的速度在增长,2016年全国美甲店数量为35万家。

  张平夫妇商量后,决定涉足美牙行业。为了验证是否安全,他们先给自己的牙齿进行了美容。面对记者,张平微笑着,把牙齿露出来,上面的8颗牙做了美白,看上去白净整洁,下面的牙齿发黄,上下对比鲜明。其妻子做的是“上八下八”,说话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做完没有任何不适感”,这让夫妻两人坚信美牙的安全性。从今年5月开始,美发师张平的朋友圈开始频繁出现美牙项目的内容推广。夫妻俩的白牙,成为美容美发店美牙新业务的活体广告。

  当时,张平还没有自己的美牙师,他决定凑够一定数量愿意做美牙的顾客后,再从厦门请美牙师来武汉集中做。“武汉目前还没有一个美牙师,我们也想搞培训。”张平说。

  长江日报记者以应聘美牙师的身份,咨询了外地一家美牙培训机构。

  “零基础,没有医学专业经历,可以应聘美牙师吗?”

  “可以,我们有免费的基础班可以供您学习,需要学习一周左右。之后还有大师培训班,费用为4800元,10—13天可以完成学习。”

  这名工作人员向记者保证,经过近20天学习后,与公司签订聘用合同,即可上岗。她接着说道,目前美牙师供不应求,月薪3万元起步,“上个月,我们有个学员工作了20天,赚了15万元”。

  教授测试

  小白块不能像撕手机贴膜一样撕下来

  美牙不打磨牙齿、不动手术,就是在牙齿上铺一层0.2毫米的人工牙釉质。就像给手机贴膜,如果后期不想要,撕下来就行。“我们做的属于生活美容,不是医学美牙。”这是张平夫妇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的解答,也是在美发工作室向顾客推广美牙新业务时的解释。

  “他们做的就是医学行为,不打磨牙齿并不等于不动牙齿,只是肉眼看不见。”湖北省医学领军人才、武汉大学口腔医学院修复科黄翠教授是湖北省口腔医学会口腔美学专委会主任委员。

  她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美容美发店所用的“人工牙釉质”,其实是一种复合树脂材料涂抹,并不是我们熟知的像手机贴膜一样将整块的膜贴上即可。医疗机构的口腔科也用这项技术,但目前只用来补牙。

  黄教授介绍,将树脂材料贴到牙齿上,有四道工序。第一道将酸蚀剂涂抹到牙齿表面,使牙齿形成一个肉眼看不到的蜂窝状,这叫化学打磨。在医疗机构,口腔医生的操作标准是,这个酸蚀剂停留在牙齿表面的时间不超过15秒,就要用水洗去,这样做是为了将酸蚀剂对牙齿的损伤降到最低。第二道涂粘接剂,涂好粘接剂后,需要等它渗进肉眼看不到使用酸蚀剂后形成的蜂窝状的牙面里去。第三道光固化,即一些美容美发店说的“照蓝光”。第四道涂树脂材料,这种材料可以是水状的也可以是膏状的,抹平的树脂材料很快就会变硬。

  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黄教授边介绍边在其左手无名指的指甲上做了一个试验。四道工序下来,不到5分钟,她的指甲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白块。记者特别注意到,黄教授在涂抹酸蚀剂后很快洗去了。

  指甲上的小白块并不能像撕手机贴膜一样撕下来。撬、推、磨,黄教授用小锉子搞了5分多钟,才最终清除了小白块,但她的指甲表面已变毛糙了。

  “这是酸蚀剂造成的,不可逆转,要等到指甲慢慢长长了,剪去这截才能恢复指甲的光滑。”黄教授说,去除树脂也可以用化学腐蚀的方法,但这种方法是绝对不能用在人的口腔里的。

  根据张平夫妇的介绍,他们做的美牙可以管3至8年。黄教授分析,这是不同树脂材料的老化年限。用树脂“美牙”,老化后如果要去除,只有机械去除一条路可走,那时的牙齿可能更糟糕。“我的指甲都因酸蚀剂毛糙了,更坚固的牙齿只会受伤更严重。”

  “这样的美牙其实是白牙,效果确实立竿见影,但长期的损害是不可预知的。”令黄教授警觉起来的,是她所在的口腔修复门诊不断有这样的患者前来要求去除“美牙”,“因为引起牙病了”。

  黄教授介绍,由于牙科专业知识的欠缺,美容美发店在“美牙”时,不会考虑是否适合人体生理,为了单纯的白和牙齿整齐,会把树脂贴得无缝,这让牙齿彻底清洁起来非常难。口腔环境改变,会引发牙周病、牙龈炎、牙口味臭等问题。与头发、皮肤等不同的是,口腔是人体的一个内器官,它是人体消化道和呼吸道的入口,口腔环境的改变会引发全身问题。现在医学研究显示,阿尔兹海默症和心脏病等人类诸多疾病都与口腔细菌相关。

  牙科用的酸蚀剂、粘接剂、固化剂、复合树脂材料,都是“械”字号的医疗器械。这些器械是否为伪劣产品、产品是否过期……正规医疗机构使用时,会受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全程监管。黄教授问:“在美容美发店使用时,是否也处于这样的严格管理之下?”

  行业管理

  如何让这个市场真正规范起来?

  口腔医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原来只有拔(牙)、补(牙)、镶(牙)三大块业务,对应着三个科室:口腔内科、口腔外科、口腔修复科。但近20年来,随着口腔医学技术和材料的飞速发展,分科也越来越细。现在的武汉大学口腔医院,接诊患者的临床科室就有13个。

  黄翠教授还同时兼任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美学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口腔美学专委会相对年轻。”黄教授介绍,这个专业委员会是6年前成立的,成立的背景也是在口腔医学技术、材料的发展的基础之上,顺应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对美的需求。

  但作为专业的口腔医学机构,全国的口腔医院对“美牙”这个市场并没有美容美发店那样敏感。在全国范围内,并没有正规的口腔医院设立专门的口腔美学科,来满足牙齿没有健康问题仅单纯追求美的需求。牙医们在正畸、牙修复、治疗牙周炎等口腔疾病的同时,顺带着把牙齿美容的事做了。

  “我们比牙科医院更懂口腔美学。”这是一些美容美发店为美牙业务打出的广告语。黄教授对此很不屑:“那不叫口腔美学,顶多就是个牙齿美白。”

  张平介绍,在美容美发店做美牙,视牙齿不同,收费不同,“全口做下来,平均三四千元左右”。

  美容美发店做美牙时使用的复合树脂材料,黄教授只用来补牙。补一个小洞,按国家规定收费200元到300元,绝对不会一次搞个“上八下八”,因为“远期效果不好,风险不可预知。”她会给前来的患者用安全、远期效果好的瓷片,做之前还要用国际通用的数字化微笑设计系统进行个性化设计。这样做一颗牙的收费在3000元左右,如果做“上八下八”16颗需要5万元左右。若只为牙齿美白,黄教授会首选牙齿漂白,而不是用瓷片。

  目前,美容美发店用类似于美容美发技术低价做美牙,市场需求高速增长。行业管理没有执法权,这个正处于野蛮生长的市场到底由谁来监管?如何让这个市场真正规范起来?

  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如果有人举报,会顺着美容美发店使用的美牙器械来查,先是看他们使用的到底是不是“械”字号产品;如果是,就会去查处为美容美发店供货的上游厂商,因为国家有规定,医疗器械不能在医疗机构之外使用,但“目前为止,没有这方面的举报”。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美容美发店如果做了“侵入性”操作,如拔牙、补牙,那肯定是非法行医,但他们做的美牙是否属于侵入性操作,还需要具体界定,“现在还没有看到查处的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从事美牙行业的有200多万人,是一个就业渠道。”唐德高认为,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行为标准是规范行业发展的一个方面,他们已经向人社部递交了设立新工种“美牙工艺师”的申请。“如今众说纷纭,‘美牙工艺师’申请能否获批,现在也没有把握。”

  唐德高提到,如果“美牙工艺师”审批成功,人社部会对新工种的技能和培训进行明确规定,将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如果没有申请成功,也没有关系,至少相关部门已经关注到了这一行业的发展。“对待新兴行业要敢于尝试,我们现在站出来也许不是时候,但有必要站出来。”唐德高说。

  黄翠教授认为,牙科领域的专业性很强,中国美发美容协会管不了这事,正是出于对大众健康的考虑,中华口腔医学会才发出“抵制”。

  中华口腔医学会还会就美牙发起第三次、第四次“对战”吗?只要美牙的市场客观存在,只要监管还没有到位,这个争论也许还会有。

  长江日报记者田巧萍 张维纳

猜你喜欢
热点排行(TOP5)
相关文章